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4通信周边320人已围观

今年二月,我们(「Light On 烛动」)的学校重建工程终于动工了,而相关的带领国际志工去重建的「诸觉亮之旅」亦正式开始。

拖延了这幺久,是因为去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7.8级大地震后不久便降临雨季,地基打不了。我们本计划九月动工,怎料却发生了持续半年的燃油危机,材料和运费大幅飙升。

今年一月份,由于一直计划重建位于震央廓尔卡(Gorkha)的学校突然获得其他国际大型机构捐助,我们遂把项目转移至其他更有需要的学校──位于拉姆琼(Lamjung)的另一所中学。

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
拉姆琼县的这所中学在地震后变成危楼 photo credit: Hazel Chow

同时间,二月份农曆新年期间举行的「诸觉亮之旅」亦刚好与重建工程同步开始,第一批志工帮忙拆卸原本受地震破坏的学校,也与小朋友打成一片,分享快乐的游戏时光。同时间,他们亦帮村民在田里除草,也幸运地得以参与当地村民的一个婚礼,体验到尼泊尔的传统习俗。

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把危楼拆卸 photo credit: Hazel Chow 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
志工们忙里偷闲,与小朋友打成一片。photo credit: Hazel Chow

期间,我们与学校和村民委员会达成协议,我们只会出「砖头钱」,人工费和运输费均由他们自行解决。多年在尼泊尔做志工的经验告诉我,要能真正让当地人自强,「给予」可能会带来反效果。最好的做法是让他们用自己的能力去获取他们应有的东西,并让他们建立归属感,那他们才会珍惜所得。

最初,学校和村民均表示担心。我十分明白这是他们过份依赖外人的习惯,但我倒不忧虑,因为我心里感到这样做十分踏实,我知道,他们一定会有办法。

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诸觉亮之旅。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

一如所料,我们这个只出「砖头钱」的做法果真让他们爆发了「小宇宙」,村民不单找来了免费的大型货车运送材料,他们也动员整条村庄的村民都抽出时间来当志工。四月份,我们举行第二次「诸觉亮之旅」时,志工们便与村里的妇女们一同「揼石仔」。而这些妇女非但没有埋怨这辛苦的工作,反而乐在其中,不断搞气氛之余,也与志工们打成一片。

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美国志工与妇女们一同「揼石仔」。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 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香港志工利用铁铲把旧校原址的沙石填平。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 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诸觉亮之旅志工与当地妇女志工团。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

我本身也是「诸觉亮之旅」这个项目的志工,没有收入,反而常常要倒贴。「为何没有钱的东西都去做?」我全心全意去做是因为单是做的过程就让我快乐!而当我看到学校孩子和村民的笑脸,也看到志工们与村民们爱的交流时,我深深地感到,这就是我做这件事情背后的价值。

4月份「诸觉亮之旅」的志工Leeon在其Facebook上分享道: 一年后的尼泊尔:诸觉亮之旅 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

『尼泊尔下雨了,试穿特製雨衣,感觉很有趣;在村里,可能在高山吧,天气变化特别大,下的雨总是很大,随即落雹,雹甚至在半夜掉到床上,根据传统,落雹后第二天工作的话,整条村会失去神的祝福,所以,第二天不能回学校造重建工作,只去村民的家种粟米。

我在拉拇琼的感觉越来越好,很喜欢这里村民彼此爱护,包括每日清晨5时对面大叔嗽口声、也喜欢羊仔、牛仔、鸡仔、狗仔、猫仔、午餐时分的苍蝇、中午屋内厕所里的蚊、山路、吓死人的捷径、屋里有暗暗的灯,甚或没有电的晚上,在村里与大家一起抬头看星星,这一切都很喜欢。

其实到这里当志工,我没有想过帮人,反而确信来到这里,开启眼界,试着把心灵打开,也没有带甚幺礼物(反而您们成为了我的宝贝),没有特别的期望,本打算订了机票,见步行步,毫无计划及装备,想起来真的很傻,途中是发生了一些小意外,也对自己有点小失望,但相信困难让我学懂坚持,幸而最后认识了一直关心小孩教育及校园重建的朋友,我便到村里去了。

每天遇到的事情,令我学到很多,学习欣赏,学习鼓励,学习放下「我」,同时重拾「爱」。』

下一批「诸觉亮之旅」的志工即将于一周后到达尼泊尔,究竟「诸觉亮之旅」是甚幺?请看看以下短片:


相关文章